苏重羽

深红深红之中的白雪。

会放在心上,但不去心里。
某位前辈曾经如此评价。
哎,真对呀。

许多事情得过且过。
并不是不认真,是没有认真过也说不定。
刻骨铭心却也不少。
疏疏散散,像一卷泼笔乱了锋毫的墨书。
翻开便是满眼纵横意气,扑唰唰亮翅欲飞。

只是追逐一时,不能留我一世。

眼睑一跳,哎呀。

怎说,介意太过,记忆颇多。
可不是太闹腾了些。
既生眼鼻口舌,何必去念清净六根。
折花酿酒,只身孤坟野吕又何妨。
难得来世走过,莫使金樽空对月呐。

懒眼看,休吧。

尽兴了却思绪执结,任尘埃狂乱,声嘶力竭响彻肺腑,叫胸口开出红椿。管他烟花一瞬刹那芳华,灼尽皮肉还能焚骨化髓,末了一丝青烟归去。
无甚么挂念万千,哪有何处可恋。

——曾经,还是这样的。

现在不行啦。
不行,也不能,更不想。

毕竟,认真挂念一个人。
头次如此奇妙。
原来,真的会想要为了谁,为了自己而活下去。
这样的幸福,也是有的呀。

固然笑谈洒脱,却多了几分淡然。
那句话可不能随便出口了。
甩袖离去一转身,这潇洒的动作就用来说与后辈闲听吧哈哈哈。

我无比庆幸。
如果真要锱铢必较,我定得搁下手里的蜜糖瓜仁酥,击案赞声好,再认认真真行礼。
云神明八万众,因果蛛丝网。
当年系上枝头的红绸,默声同拜的祠堂。

真是——看见卷云游鱼也想弯起嘴角,三起三落连说太好。

遇见最好的人。
是我命里最好的人。

夫复有求。
此不请天地劳力,托神依鬼不如以己心相待。
且看我等平定三秋!

评论